首页 > 上门姐夫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3009章 谁给的底气?

        

他接着苦笑一声:“咱们的运气,也真是没谁了,选了那么多,咱们的人愣是一个都没选中。”

        

范长河脸上愤怒尽去,拍了拍胡宝明的肩膀,吩咐道:“你去看看梁志晚上在哪里设宴,咱们也去讨杯酒喝。”

        

“这……”

        

胡宝明道:“您不请自去,那几位说不定又有不好听的话等着您……”

        

范长河嗤笑一声:“我一路到现在的局面,什么阵仗没见过,岂会在乎他们区区几句怪话。”

        

他看了胡宝明一眼:“你觉得,以神刀帮的实力,有底气参加巨石城大会武吗?

        

要知道,这可不是闹着玩的,过程中可是会死人的!”

        

胡宝明道:“他们算什么东西,自然是没有那个资格。”

        

范长河:“那是谁给他们的底气报名?”

        

胡宝明不说话了,低头沉思。

        

范长河呵呵道:“这不是明摆着的吗,原来神刀帮的人数连参加巨石城大会武的标准都达不到,现在完全是临时凑数,你说他们哪来的底气?”

        

他语气幽幽:“或者说,这温柔乡里谁能给他这个底气?”

        

胡宝明双眼眯起,脱口道:“郁珺玥!”

        

范长河摸了摸下巴:“他们为了报名,恐怕已经砸出全部家底了,是不是郁珺玥给了什么承诺?才让他们如此孤注一掷?”

        

胡宝明恍然大悟。

        

转过身的范长河又自语道:“可奇怪的是,郁珺玥和那个冷脸勾勾搭搭的,城主居然什么反应都没有,真能沉得住气啊。”

        

这事,胡宝明同样也是一脸不解。

        

……

        

楚天舒等人醒来吃饭,却迟迟等不到白雪。

        

待到他正准备去叫白雪吃饭时,宋海泉急匆匆跑来道:“楚公子,不好了,白雪姑娘出事了。”

        

楚天舒面色一沉,能让这宋蓝泉说出事,肯定不是小事。

        

跟着宋蓝泉就朝白雪住处走去。

        

宋蓝海还有昨天一起参加宴席的人陆陆续续都赶了过来。

        

本来按计划他们这会儿应该是去看看炼丹宗的上任族长,就是宋蓝海他们的父亲,还有那个元梦长老的。

        

中途听说白雪姑娘出事,都就折了过来。

        

路上宋蓝泉也大概说明了情况,昨天晚上众人喝完之后,白雪也是强自喝了不少,最后被丫鬟扶了回来。

        

当时楚天舒不放心,还是亲自陪着丫鬟送回来的。

        

今日按约定的时间准备出发的时候,负责伺候白雪的丫鬟,却是怎么都唤不醒白雪。

        

担心白雪出事,丫鬟赶紧就禀报了宋蓝泉。

        

宋蓝泉赶来时,顾不得其他,一脚就踹开了内门。

        

映入眼帘的白雪,呼吸平稳,但却衣衫不整。

        

宋蓝泉立马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立即通知护卫军封闭了宗门,并控制了昨天所有为宴会做饭、服务的人员,包括刚才的丫鬟。

        

自己赶紧来通知楚天舒。

        

听到白雪衣衫不整的时候,楚天舒整个人散发出一股凌厉杀机,周围的空气都为之一冷。

        

宋蓝泉为之一凛。

        

楚天舒转头问宋蓝泉道:“现场痕迹可有人破坏?”

        

宋蓝泉摇头道:“我只进去一步,感觉白雪姑娘没生命危险,就退出来向你禀报,让其他院子里的护卫军严守房门,没我命令,任何人不得进入。”

        

楚天舒点了点头道:“安排人去药材库取一种名叫‘古星木’的药材,从下往上数第二排第十八列的位置。以最快速度送到白雪院子。”

        

说完直接御剑升空朝白雪住处飞来,宋蓝泉没问为什么赶紧安排。

        

瞬息之间,楚天舒来到了白雪所住小院,众人正围着白雪的房门,连只苍蝇也飞不过去。

        

楚天舒刚一落下,宋蓝海等炼丹宗众人就躬身行礼,面有愧色,不过都未开口。

        

他们也知道,事情没弄清楚之前,说再多都没有用。

        

如果真的因为炼丹宗的护卫不周,白雪姑娘被非礼了,那不抓住凶手更没有用。

        

楚天舒冷哼一声,没理他们,转头看向宋蓝海道:“这个院子昨天的护卫军呢?”

        

宋蓝海面色沉重地看向院子角落跪着的三个人道:“昨天白雪姑娘的房间,这三个人负责护卫。”

        

说着顿了顿又道:“不过已经问过,他们交接班后都没有什么发现。”

        

楚天舒皱眉道:“交接班前的护卫呢?”

        

宋蓝海沉声道:“已经派人去请了。”

        

这时宋蓝泉拿着那古星木已经御剑赶来。虽然不知道楚天舒要这有何用,但是他知道此时最好不要质疑楚天舒的决定。

        

楚天舒接过古星木,取下一截,真气运转,那木条立即化为齑粉,他右手抓着那粉末,左手推开第一道房门。

        

真气运送,那薰木粉末在灵力的作用下,化作点点星芒,弥漫在整个房间。

        

楚天舒这时撤掉灵力,那粉末迅速坠落在地。

        

除落在物体上的粉末外,落在地板上接触土的粉末,很快消失,通往外门和内门的只有三串脚印还有熏木粉末,散发着点点星芒。

        

其中内门上还有一个较大的脚印。

        

其他地方的脚印杂乱无章,也是十分黯淡。

        

散发着星芒的三串脚印,有一串相对黯淡,两串明亮。

        

楚天舒在那串黯淡的脚印边,踩了一脚抬起。

        

两个脚印一模一样,说明那串黯淡的脚印是昨天楚天舒送完白雪走的脚印。

        

宋蓝泉一看也明白了楚天舒的意图,他抬脚也在另一串较大的脚印处踩了一脚抬起。

        

两个脚印还有那内门上的脚印,一模一样,说明这是刚才宋蓝泉进入房间的脚印。

        

众人均是一脸惊奇,没想到这平时可以服用下去,追踪灵力在身体内运转的古香薰木,还有这神奇作用。

        

还有一串脚印是谁的?

        

众人都看向了跪在旁边的丫鬟。

        

丫鬟目光闪烁,起身也踩了一脚,与另一串脚印一模一样。

        

说明从昨天楚天舒走之后到现在,内门和外门直接,只有丫鬟,宋蓝泉和楚天舒来过。

        

外门其他的脚印,也大多是丫鬟的脚印,毕竟昨天她就是住在这里照顾白雪的。

        

那白雪衣衫不整,究竟是谁的所做所为呢?

        

只有进入内门才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