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六章:泱泱大秦,何愁屠天铸圣庭?

        

怎么突然开始抽象了起来?

        

江玄扯了扯嘴角,心底吐槽不已。

        

他大致能理解江昊天口中的人皇之谋,无非就是将旧土牵引出来,成为新的起源世界,让旧土和诸天万界颠倒、置换,旧世界成新世界,新世界化为旧世界。

        

只是……理解归理解,要是真让他具体操作,说实话,还是太抽象了。

        

更重要的一点在于,头颅大陆中的那万千旧世界,凡是与人族大界对应的,不是已经被抹杀,就是被世界树吞噬了,旧世界都没了,还能颠倒、置换吗?

        

江玄保持质疑。

        

“至于为什么非要诱导万族进攻旧土屏障,则完全是因为牵引旧土大陆,万族之血……是必不可少之物!”江昊天这时又开口说道。

        

“怎么感觉人族的情况,并没有想象的那么糟啊?”江玄忍不住嘀咕道。

        

人皇以万族为谋,用万族的血牵引旧土大陆……这怎么看都像是他人族在“欺负”万族哎?

        

“剧本还能这么来?”

        

江玄暗自翻了翻白眼,现在的主旋律不都是“家国情怀、人族抵御万族的血泪讴歌”吗?

        

真相了,狗作者果然不会写爽文!

        

最后,江昊天注视着江玄,予以鼓励,“后来者,望你能完成人皇未完成的千秋伟业,让我人族屹立于诸天之巅!”

        

“人族的历史,定会把你铭记!”

        

嗡——

        

一句交待之后,江昊天的影像消散,隔绝众人的虚幻空间散去,独留江玄一脸黑线,心底满是吐槽,自己这个老子……画大饼的水平,当真不咋地!

        

旋即,江玄先行将此事压在心底,转而来了一波“现场教学”。

        

看向龙族族长敖靖,江玄淡淡一笑,“多谢敖族长不忘承诺,送来这份信物。”

        

“我在此作保,只要龙族不乱,阴三大陆定会有龙族一席之地,不会驱逐半分,另外……诸天中的龙族,我人族也会庇护,保其万世无忧。”

        

好好看,好好学,这才是画大饼!

        

江曌是他女儿,照拂诸天中的龙族,是他这个当爹的,不得不为的事,现在却还能空口许诺给敖靖族长,许以一份人情,纯纯白嫖。

        

“敖靖在此,代表龙族,感谢上神之诺!”敖靖拱手一礼,心中暗松了一口气。

        

说实话,太苍降临他龙族领地的那一刻,他是非常慌的,古神族和九尾狐族的遭遇,他已经知晓,他很清楚他龙族若是不主动一点,下场估计和这两方种族不会有什么区别。

        

所幸,三千年前,他在机缘巧合下结识了昊天夫妇,并代为负责转交信物,这才有了现在的契机,能主动示好,让他龙族保持独立自主,没有同古神族和九尾狐族一般,沦为“阶下囚”。

        

当然,究竟是怎样的“机缘巧合”,自然不足为外人道也。

        

说多了,都是泪。

        

“呵呵。”

        

江玄轻笑了一声,挥手托起敖靖,说道,“敖族长不必如此,待神启之地开启,我可能需要借龙族一用,还望敖族长届时不要拒绝。”

        

“上神哪里的话!”

        

敖靖立即作保,“上神只管开口,我龙族定全力相助!”

        

“如此便好。”

        

江玄颔首一笑,又寒暄了几句后,让太苍将其送离了燧人部落。

        

片刻后,太苍回来,向江玄拱手一礼,“不负所托,阴三两块大陆,除了已经遁离的蚀魔族和金乌族,已基本肃清。”

        

“做的不错。”

        

江玄颔首予以肯定,原本要求对方五个月完成的事,这才过去了不到半个月,已然完成了七七八八,不得不承认,太苍不愧是曾铸造一方圣庭的帝王,办事效率确实很高,是个用起来很趁手的手下。

        

有这样的人为他做事,他能轻松很多。

        

旋即,江玄转而看向燧人公羊,询问道,“族人们的进展如何?”

        

“回禀上神,有上神的世界树和阵法相助,族人们进展都十分迅猛,这才十余日功夫,已经有数十位顺利突破,更有两位神尊进一步突破到了准圣之境。”

        

江玄点了点头,才不到半个月,这份进展不可谓不喜人。

        

“你呢?有把握在神启之地开启前证道成圣吗?”

        

“我……”

        

燧人公羊迟疑着回应道,“有点难度。”

        

“我止步神尊巅峰多年,而今虽已有感悟,最多半个月皆可迈入准圣境,可想要在短短的数月时间里证道成圣……恐怕没那么简单。”

        

最后,燧人公羊有些惭愧地一礼,“让上神失望了。”

        

“无妨。”

        

江玄摇头失笑,“这毕竟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无需焦急。”

        

“只是一旦神启之地,势必会有大量强者进入,立地成圣者,估计也不在少数,他们虽为机缘造化而来,但难免不会对燧人部落造成冲击,尤其是燧人火把就在这里,你还需接引他们点燃玄黄之火,若无足够的实力把控现场局势,很难保证不会有宵小惹出骚乱。”

        

“况且,届时我将全力冲击鸿蒙金榜,未必能分心于此。”

        

“多谢上神关心,不过上神大可放心,我燧人部落虽无圣人,但制约圣人的手段……还是有一些的。”

        

燧人公羊微微一笑,自信地说道,“若真有人胆敢在此作乱,我有信心将其打杀!”

        

“如此就好。”

        

江玄颔首,想了想后,又交待了一句,“若实在不行,你也可直接差遣古神族和九尾狐族的人,他们以命魂立誓,可以放心使用。”

        

“是。”燧人公羊颔首应道。

        

“暂且如此,静待神启之地开启吧,我也要静修一段时间,多做准备了。”江玄说道。

        

“恭祝上神有所收获。”燧人公羊一礼,退后几步,而后转身离开。

        

旋即,江玄看向太苍,想了想后,自生命精灵那里取来两缕生命神气交予太苍,“两缕生命神气,希望能助你还复一些实力,神启之地一旦开启,一切未知,以你现在的战力……未必够用。”

        

太苍一愣,他小圣战力都未必够用?不至于吧?

        

不过,他也没有想太多,直接接过了生命神气,“多谢尊上!”

        

两缕生命神气,或可让他补全走出第二世所留下的弊端,将前世底蕴尽数接纳,届时他的战力至少可以再拔升三成!

        

旋即,太苍离开,自己寻了一个修炼石殿,开始了闭关。

        

江玄先是梳理了一下自己的安排,确保没有疏漏后,才放心地开始了闭关修炼。

        

原初之术运转,黑洞道基颤动,涌动着原始、纯粹的气机。

        

静待,神启之地开启!

        

另一边。

        

阴二大陆中。

        

鬼谷盘坐在一个巨大的方盘上,割破手指,以血为墨,凭空书写出一个有一个诡谲而又玄奥的道纹,印刻入天地之中,勾连天地规则、时空岁月,与座下方盘冥冥呼应。

        

嘴中念念有词。

        

“埋葬在记忆里的大秦儿郎,听到我的呼唤了吗?”

        

“时间在倒流中消弭,历史在轮回中归来。”

        

“大秦的儿郎们……你们该苏醒了!”

        

轰隆隆!

        

随着鬼谷的呼唤,苍茫大地陡然裂变,露出了一道道触目惊心的裂痕,呈现出一个个幽暗的深渊,仿若从黑暗岁月中苏醒的大凶,正在睁开它那择人而噬的凶目。

        

嗡!嗡!嗡!

        

一道道古老而又苍白的神辉,自这些深渊中激射而出,呈现出恢宏异象。

        

这时。

        

鬼谷陡然站了起来,双眸精光闪烁,一声高喝,“武安君,竖我大秦旗帜!”

        

一声落下,如雷滚滚。

        

黑袍剑客飞身而出,踏着苍白剑气步步而上,手中高举一方玄色旗帜,正面上书“秦”之篆文,背面有桀骜的黑龙,仿若在引颈咆哮。

        

“大秦将士,何在?!”武安君沉声怒喝。

        

“臣在!”

        

深渊之中,一声爆喝,如大凶怒吼,凶戾如墨。

        

而后。

        

“臣在!”

        

“臣在!”

        

“……”

        

一声声回应,自深渊中响起,汇聚成凶墨怒浪,激荡而起,瞬间吞噬整个苍穹。

        

不远处,一座恢宏的宫殿之上。

        

嬴四海立身于此。

        

一身黑色龙袍,头顶朝天冠,威严如怒,满是帝王之霸道。

        

他看着眼前的这一幕,藏于袖中的双拳下意识地握紧,胸腔中有万丈豪情,更有无穷炽热和桀骜凶意。

        

朕有泱泱大秦,何愁屠天立圣庭?!

        

嬴四海眼眸微抬,凝望已被大秦将士凶戾掩盖的苍穹,眸中迸发无尽野望和霸道。

        

神启之地开启之日,便是他嬴四海逆天改命之时!

        

头颅大陆的最上方。

        

狗道人盘坐在这里,深邃的目光,洞穿虚空,注视着阴二大陆中的一幕,下意识地伸手来了个招牌动作,摩挲着八字胡,露出了一抹期待的笑容。

        

呢喃自语。

        

“大秦归来,屠天铸圣庭,逆天改命……”

        

“嬴四海,这是你最后的机会。”

        

“命数,究竟能不能违,就看这一次了!”

        

而后。

        

狗道人收回目光,转而看向阴三大陆,深邃的目光,仿若在注视着江玄。

        

神色复杂。

        

“这小子……是个变数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