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四十六章 我身后空无一人

        

陈巧巧深吸一口气,“婉宁是做大生意的,区区两千块钱,你还担心她会昧钱?”

        

陈母撇嘴:“她又不是我们家里人,谁知道她会做什么事情?”

        

末了,陈母又瞥了陈巧巧一眼,“你倒是我们家里人,现在不也胳膊肘往外拐?我早就说过,女儿外向,嫁出去的女儿就是泼出去的水,你这还没有嫁出去呢,就已经把家里人不当一回事儿了!”

        

陈巧巧感觉胸腔里有怒火在翻涌,她想说什么,但被徐婉宁按住了手臂。

        

“两千块钱也不是小数目,伯母想数一数,本身也没有问题。现在当着公安的面把钱数好了,以后也没办法再用这个钱的事儿来扯皮了。”

        

陈巧巧还是觉得不爽。

        

如果钱是她给的,她妈想怎么数就怎么数,但这钱偏偏是她借的徐婉宁的,通过徐婉宁的手给了她妈,现在当着徐婉宁的面儿数,多少有点不合适。

        

但见徐婉宁也没有介意,陈巧巧也只好不再纠结这件事情。

        

陈母翻来覆去地数了三遍,确定徐婉宁给的确实是两千块钱,这才心不甘情不愿地在断亲书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我爸还没签。”陈巧巧看着孤零零的名字,又看了陈父一眼。

        

“签一个不就可以了?”

        

“两千块钱!如果不按照一开始说好的签,就把钱还给我。这两千块钱,我也不知道猴年马月才能挣回来呢!”

        

闻言,陈母赶忙让陈父也签了字。

        

退钱是不可能退钱的,跟女儿断亲这事儿对于他们而言,远没有两千块钱重要。

        

如今,二儿子和二儿媳一家子都已经进了监狱,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放出来,家里就只剩下他们老两口和老大一家,老大又刚刚给添了个大孙子,正是花钱的时候。

        

至于女儿,今年也二十来岁了。

        

一般情况下,这个年纪的女娃早就结婚了,但女儿去上了大学,至少两三年内不会考虑结婚的事情,要想通过女儿结婚换一笔彩礼的想法肯定是实现不了了,说不定还得出嫁妆。

        

所以,女儿真的比不上这两千块钱。

        

拿到断亲书以后,徐婉宁赶忙拉着陈巧巧和汤婷去了报社,要立刻登报断绝关系。

        

迟则生变,万一陈父陈母知道女儿特别能挣钱,又不愿意跟她断亲了怎么办?

        

虽然说,再过上两三年,登报断绝关系的行为也行不通了,但至少有这么个东西在,以后老两口连同陈老大陈老二一家,试图亲情绑架陈巧巧,那也是行不通的。

        

徐婉宁走了后门,但报纸最早也要明天才能看到断亲的消息。

        

当天晚上,成为我跟徐婉宁还有汤家人一起挤在了招待所里。

        

招待所只有五张床,让陈巧巧再单独开一个房间,谁都不放心,于是,徐婉宁和汤婷将她们睡的两张床并在了一起,躺下三个人完全足够了。

        

是夜,陈巧巧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地睡不着觉。

        

“是不是还在想断亲的事情?”徐婉宁察觉到了陈巧巧的异样,轻声问道。

        

陈巧巧看了看屋子里的其余人,除了她和徐婉宁外,基本上都已经睡熟了,她这才轻声说道:“我没想到,我竟然真的跟家里脱离关系了。往后她们想做什么,就再也影响不到我了对不对?”

        

“理论上来说是这个样子。但巧巧,我不想故意打击你,这个社会本身就是一个人情社会,往后你的日子越过越好,但你父母兄长的日子越过越差以后,他们找上门要让你帮助他们,你大概率是拒绝不了的。”

        

一来是,陈巧巧其实无法真正抗拒这段亲情,可能是因为她自幼没怎么感受过父母之爱,所以其实内心深处多少还是盼望着,父母能再多关注她一些。

        

只是这次发生的事情,已经触及到了她的底线,也让她意识到,父母并没有真的将她当成亲生女儿,所以才会狠下心跟父母断绝关系。

        

如果,往后父母的日子不好过,她们又求上门的话,陈巧巧多半还是会伸出援手帮助她们。

        

二来,华国的国情就是如此。

        

现在陈巧巧是弱势群体,所以她要跟父母断绝关系,大部分人都会站在她这一头,但往后陈巧巧的日子肯定会越过越好,相反的,陈家的生活肯定会走下坡路,如果陈巧巧在明知道父母兄长日子不好过的情况下还依旧选择无视的话,她将会受到舆论的压力。

        

陈巧巧显然也想到了这些,突然感觉有些害怕。

        

“难道,我这辈子都无法摆脱他们了吗?”

        

第一次,为了给大哥娶媳妇儿,父母竟然要让她放弃好不容易考上的华清大学,嫁给一个各方面都不好但却有钱的人家,就为了那几百块钱的彩礼钱。

        

第二次,父母明知道二嫂不是个好的,但为了自己儿子的小家庭能够和睦,再一次选择了牺牲她。

        

他们不是不知道陈巧巧蹲监狱意味着什么,但是对于他们而言,这个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陈巧巧的牺牲,是否能让他们的大家庭越过越好。

        

反正对于陈父陈母来说,女儿将来早晚是要嫁人的,与其她将来嫁出去帮不上娘家,倒不如趁着她还有利用价值的时候,好好帮衬帮衬娘家。

        

这些,都是她被关在小黑屋里那一天一夜想明白的。

        

也正是因为想明白了这些,所以陈巧巧才迫不及待地想要跟家里断绝关系。

        

徐婉宁柔声安慰道:“那是很多年以后的事情了,现在想这么多没用。再说了,如果你再不断成长,到时候成长到他们一辈子都企及不了的高度,他们就只会畏惧你,巴结着你,而不是再给你使绊子。”

        

“巧巧,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对于你而言可能是必经的磨难,但是我希望,你不要被这些磨难打倒,而是能通过这些打击变得越来越强大。”

        

“嗯,我明白的婉宁。我的身后空无一人,我只能自己一个人更加努力变得强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