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谋局天下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2422章 打脸

        

“你还能笑得出来?”吕倩妈妈瞪着廖谷锋。

        

“那我难不成还得哭?”廖谷锋呵呵一笑,“乔梁这小家伙不错,小倩要是能跟他走到一块,也不是坏事嘛。”

        

“我现在对乔梁没啥意见,就是气这小子老是不表态,你说咱家小倩哪点不好,小倩喜欢他不知道是他哪辈子修来的福分,偏偏他到现在也不肯给个明确的说法。”吕倩妈妈气道。

        

“你这种想法就不对了,感情是相互平等的,不能说咱们的家庭条件好,小倩喜欢人家就是瞧得起对方,你要老这样想,那就会给他们小年轻造成压力。”廖谷锋说道。

        

“我就是随口一说,你还想给我上纲上线不成?”吕倩妈妈撇嘴道。

        

“我也是随口一说,怎么,你还听不得一点批评意见了?”廖谷锋笑道。

        

“得,说不过你,你这官字两个口,怎么说都是你的理。”吕倩妈妈嘴巴翘得老高,一副不想理会廖谷锋的姿态。

        

廖谷峰见状,继续笑呵呵地给吕倩妈妈夹菜,夫妻俩偶尔拌拌嘴也是一种乐趣,对于他们这种家庭来说,更让生活多了些许烟火气,多数人以为像廖谷锋这样的大领导在家里可能也是一副严肃的样子,其实撇去身上的官职,廖谷锋也就是一个平易近人的半老头子。

        

两人有说有笑地吃着火锅,一顿年夜饭吃了一个多小时,虽然夫妻俩人也是其乐融融,但两人总感觉缺少了点什么,最后归咎起来,也只能认为是女儿吕倩头一回没跟他们一起过年。

        

收拾完碗筷,夫妻俩一起坐着看春晚,对廖谷锋而言,在这喜庆团圆的除夕之夜,他和普通人也没啥两样。

        

此刻,在江州市三江县,救护车响着急促的鸣笛声驶入了三江县医院,早已准备好的急诊科医护人员有条不紊地从救护车上抬下伤者。 记住网址m.lqzw.la

        

因为车祸而受伤昏迷的乔梁和吕倩,先后被从不同的救护车上抬下来,包括那货车司机,也同一时间被送到了医院,不大的县医院急诊科里,一下子忙碌起来。

        

乔梁爸妈接到通知时,乔梁已经在被送往医院的途中,这还是前来处理事故的交警通过乔梁车上的信息确定了他的身份,打电话通知了乔梁的爸妈。

        

庄家铭是最先赶到县医院的,虽然已经调到阳山担任县长,但庄家铭家在三江,今天大年三十,庄家铭也回三江来过年了,他也是傍晚才坐车到家的,刚吃年夜饭的时候,庄家铭还在寻思着晚点给乔梁打个电话,明天一早去乔家峪乔梁家拜年,没想到就接到了乔梁出车祸的消息。

        

电话是尤程东给庄家铭打的,尤程东今天反倒是在市里,他人在三江工作,但老婆孩子都住在市里,所以尤程东是回市里过年,接到县交管部门的汇报,得知乔梁出车祸后,尤程东吓了一跳,先是给庄家铭打了电话,让庄家铭先赶往县医院,尤程东这会也紧急从市里返回三江。

        

市里边,冯运明最先从尤程东那知道了消息,而后紧急跟吴惠文汇报了此事。

        

得知乔梁和吕倩突遭车祸,吴惠文犹如晴天霹雳,拿着手机就呆住了……

        

县医院的手术室里,三台急救手术同时进行着,第一个赶到的庄家铭正着急地在手术外等待着,连医院的院长都闻声赶了过来。

        

没过一会,乔梁爸妈和妹妹妹夫也赶到了,几人到达时,正好最靠前的那间手术室门打开,从里面推出一张病床,床上的病人身上盖着白布,里面走出来的医生不知道谁说了一句‘伤者已经死亡’,刚赶到的乔梁爸妈听到这话,还没彻底搞清楚情况的两人险些就晕了过去,尤其是乔梁妈妈,‘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

        

这时庄家铭看到乔梁爸妈,赶紧走了过来。

        

“叔,婶子,这不是乔梁,乔梁在这边的手术室。”庄家铭上前说道,他因为之前去过乔梁家里几次,所以跟乔梁爸妈都相熟。

        

乔梁爸妈听到这话,脸上瞬间恢复了不少血色,乔梁爸爸更是忍不住埋怨乔梁妈妈,“你乱哭个啥呢,都没搞清楚情况。”

        

“我……我这不是一着急就以为这是咱们家梁子嘛,谁知道还有别人同时做手术。”乔梁妈妈抹着眼泪道,虽然被丈夫埋怨,乔梁妈妈却是脸色轻松了不少,还以为这死的人是儿子呢,刚才差点吓晕了。

        

“庄县长,我们家梁子现在怎么样了?”乔梁爸爸急忙又问庄家铭道。

        

“还在手术,现在还不知道啥情况。”庄家铭摇头道,说完又安慰着乔梁爸爸,“叔,您放心吧,乔梁吉人自有天相,不会有啥事的。”

        

“这孩子真的是太不让人省心了,自从他当了官后,这都不知道是第几次出事了,早知道就让他别当官了。”乔梁爸爸一脸懊悔地说道。

        

庄家铭听到这话,一时竟是有些无语,还真别说,乔梁出事的概率着实比别人高了一点,上次受枪击才没过去多久呢,这回又遭遇了车祸,而更早之前,乔梁在凉北挂职时,因为救灾也受过伤,仔细一算,乔梁这不到两年时间都至少受过三次重伤了,这概率似乎都能买彩票了。

        

“叔,人有旦夕祸福,谁出门都有可能会碰到个意外,跟乔梁当官应该是没多大关系的,您就不要乱想了。”庄家铭很快又安慰道。

        

“唉,我们家梁子脾气直,我就担心他容易得罪人。”乔梁爸爸叹气道。

        

“不会的,乔梁很受领导喜欢,我们体制里就需要他这种正直年轻的干部,大家都是认可他的,不然上面的领导也不会那么器重他。”庄家铭说道。

        

乔梁爸爸闻言,沉默地点着头,没再说什么,一脸担忧地看向手术室。

        

市里,徐洪刚在自己常去的会所里拉着鲁明和蒋盛郴一起吃饭喝酒,今晚这顿饭,就相当于徐洪刚的年夜饭。

        

早就已经离婚的徐洪刚,老婆孩子都在国外,如今可以说是孤家寡人,虽然他在省城黄原有房子,但徐洪刚回去后也是孤零零一个人,所以他干脆不回去了,留在江州过年。

        

鲁明和蒋盛郴都是本地人,被徐洪刚给拉来一起吃饭。

        

偌大的包厢里,除了三人外,还有徐洪刚让会所安排的几个美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