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鹿觅仙途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八十七章 青面鬼王出

        

随着黑幡之中不断涌出的鬼影争先恐后的扑向少年道士,他的脸色也渐渐变得难看起来。

        

少年道士本以为凭着他炼气七层的修为,加上手中的金竺飞剑和此前师父赐下的两张下品中阶火蟒符,此次出门应当是万无一失了。却没想到不过是去个世俗中的普通门派,居然也能遇上如此心狠手辣,手段残忍的邪道修士。

        

有心催动飞剑斩灭这漫天鬼影,可飞剑所化的金色流光却被那虫尸死死缠住,无法收回。

        

不过盏茶功夫,他体内的灵力就已经消耗过半,而那百鬼幡中的鬼魂却似乎无穷无尽一般,再这么下去,一旦灵力耗尽,后果将不堪设想。

        

胡易之和林峰主两人手持长剑将众弟子护在身后,手中长剑往往要奋力劈砍数下才能将扑到近前的鬼影湮灭。

        

所幸曈曈鬼影在黑袍青年的驱使之下大多扑向了少年道士,因此零星几个漏网之鱼一时间倒对几人造不成多大威胁。

        

百鬼幡一出,顿时打了场上众人一个手忙脚乱,措手不及。

        

可在金色光罩中的黑袍青年却在此刻突然摇了摇头,语气可惜的道,“只可惜我这百鬼幡中的鬼王还未完全养成,否则威力必然不止于此。”

        

接着便双手纠结,对着那面漂浮在空中的黑色幡旗打出了数道法诀。

        

只见那黑幡之上森森鬼气忽的剧烈翻涌起来,一个由鬼气汇聚的黑色旋涡渐渐成型,一只巨大的青色鬼爪从旋涡中心探出,狰狞的鬼爪之上,五根乌黑尖利的指甲闪着幽光。

        

少年道士见状,瞬间脸色大变,当即从怀中再次取出一张符箓,毫不犹豫的朝着空中一抛。 一秒记住https://m.lqzw.la

        

黄色符箓在空中化作一条长约三丈有余的火焰巨蟒,火蟒在众人头上盘旋了一圈,所过之处上百道鬼影尽皆湮灭。

        

而火蟒原本庞大的体型在如此多的鬼气侵蚀之下也只剩下了不足两丈,摇头摆尾的一个转身,又朝着黑幡上的旋涡扑去。

        

此时百鬼幡所孕育的鬼王才刚从黑色旋涡中伸出半条手臂,不等它探出身子,火焰巨蟒便扑到了黑幡面前,和那黑色旋涡猛然相撞。

        

轰的一声巨响,火焰巨蟒应声而散,而那黑幡之上也是鬼气激荡,隐隐出现了崩溃之势,那只鬼王的手臂上也是一片焦黑,从不断消散的旋涡里传来一阵阵不甘的怒吼之声。

        

黑袍青年见百鬼幡遭受如此重创,一直有恃无恐的面色猛然一变,忙将右手食指放到嘴边狠狠一咬,又伸手在空中画了一个诡异的符号,便有一个红光大作的血色符文凭空出现,打在了崩溃中的百鬼幡之上。

        

随着血色符文的出现,黑袍青年俊朗的面容瞬间衰老下来,一头乌发斑白,似乎一下子老了三四十岁。

        

按理说同伴瞬息之间苍老了数十岁,正常人遇到这种事定会大吃一惊,可黑袍青年身后的红衣女子却仿佛习以为常一般,面上竟是没有露出半分异色。

        

那百鬼幡上不断消散的鬼气此时竟是骤然一凝,硬生生的停住了溃散之势。

        

鬼雾旋涡之中更是蓦地又伸出了一只粗壮的鬼爪,只见两只鬼爪死死的抠住旋涡内缘用力一分。

        

一声刺耳的尖啸声在众人耳边响起,那旋涡竟是被鬼爪直接撕裂开来,一个浑身升腾着黑色鬼气的青色鬼影登时从破碎的旋涡中一跃而出。

        

百鬼幡中的鬼王出来了!

        

胡易之当即双手掐诀,便有一个通红的火球呼啸着朝那体型巨大的鬼王打去。

        

被师父护在身后的刘小鹿见状,也跟着掐诀施法,两枚火球一前一后在鬼王青黑色的躯体上轰然炸裂。

        

在火弹术之下,鬼王身体表面覆盖着的黑色鬼雾被瞬间消融,身上被火球炸出两个焦黑的圆形坑洞,口中发出了凄厉的惨叫声。

        

随着鬼雾散去,鬼王的真容在众人面前一览无余,只见那鬼王青面獠牙头生独角,一张血盆大嘴中不断的嘶吼着。

        

与刚刚那些身体透明只靠本能发起攻击的游魂完全不同,它不但有着青黑色的凝实鬼体,而且似乎还有些灵智,在吃痛之下当即调转方向,朝着方才攻击它的胡易之等人扑去。

        

火系法术已经是除了雷系法术外对鬼魅之物的克制效果最强的属性了,可两人发出的火弹术对鬼王造成的伤害却十分有限,看样子没有个百八十发是奈何不了这鬼王的。

        

但是以他们现在的状态,别说百八十发火弹术了,就连十发八发也难以为继,要想灭杀这鬼王,只能再想别的办法。

        

眼见鬼王径直朝着他们扑来,胡易之脸色冰寒,紧了紧手中的剑柄,提剑迎了上去。

        

林颜眼神复杂的看了一眼那金色光罩中从俊朗青年变作古稀老者的黑袍人,这才转头看向了瞬息之间便已经扑到两人身前的鬼王。

        

一对利爪带着呜呜的鬼泣之声朝着两人扑来,青黑色的双爪之上,十根弯曲尖利的指甲在初升的晨曦下闪着幽黑的光芒。

        

长剑和利爪相交,一阵金铁交击的铿锵之声随之响起。

        

胡易之双手持剑,被这一爪震的后退了十余步才稳住身形,而林颜则更是不堪,径直被鬼王一爪击飞了出去,跌落在一旁。

        

光罩中的齐若雨身形一动,便要冲将出来,却被身前的李焕生一把拉住。

        

“如今还不出手,更待何时?”齐若雨秀眉一挑,有些不满的道。

        

李焕生满是皱纹的脸上浮现出了一丝意味深长的笑容,声音沙哑的道,“若雨,你别总是这么心急嘛,好戏才刚刚开场。”

        

曈曈鬼影尽被方才的火蟒符所灭,少年道士这才脱出身来,眼看林颜被鬼王击飞,胡易之一人独木难支,忙飞身前去相助。

        

洛麟不知何时从地上捡起了一把长刀,此刻正护着毫无内力的刘小鹿和身受重伤的飞云朝后方退去。

        

少年道士的修为显然要深厚不少,甩手就是两发火弹术朝着鬼王狠狠打去,鬼王痛苦的尖啸一声,毫不犹豫的抛下近在咫尺的胡易之又朝着少年道士追去。

        

而林颜也脸色苍白的从地上爬了起来,重新加入了战团,三人从三个不同的方向朝被围在中间鬼王发起一次又一次攻击。

        

被洛麟护在身后的刘小鹿紧盯着青面鬼王在场中不断辗转奔走的身影,心底突然升起了一个怪异的念头。

        

这个鬼王,好像不太聪明的样子啊。

        

()

        

搜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