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 去蛊虫,作回答

        

残林。

        

屋里茝兰打了盆温水过来,先是小心擦去了风愁别嘴角处干涸的血迹,将帕子丢进水盆里洗了一遍后,又将沾血的衣服解开,正要将血擦去,一枚小物从心口处落了出来。

        

茝兰伸手拿起,发现是一枚折成三角形状的护身符,不过被天泣戳了一个洞,蕴含的道气也溢出了不少,基本和一个普通的护身符没什么两样了。

        

估计是哪个要好的朋友送的吧,倒是个保命的好东西,虽然可能没用了,但还是先留着吧。

        

茝兰将护身符放在了一旁,拿着帕子将心口处和其他地方不小心沾到的血迹仔细地擦去,

        

等做得差不多后,盆里的水也变得血红,正要端出去倒了,一阵风雪气息掠过,停在了茝兰半尺之外。

        

茝兰看着面前一身绿衣装扮,以没有半点缝隙的白色面具掩面,隐隐散发着冰雪一般纯粹的剑意,手中却不见佩剑,而是一盆生机勃勃的菖蒲。除了若有若无的魔气,还有……

        

茝兰回头看了下身后躺着的风愁别,感觉到对方的关注点也是身后的人,大概明白了,笑问:“你是来看阿风的?”

        

沉默点头。

        

于是茝兰就让出了位置,继续端着盆出去,刚刚找了处不排斥血腥的树林倒下,孤独缺就火急火燎的过来了,手里还拿着那把缺刀。

        

“小姑娘,你没事吧?” 首发网址https://m.lqzw.la

        

孤独缺一时间忘了之前被树藤支配的恐惧,见到人就担心的问道,茝兰摇头表示自己好的很,随后询问道:“可是有人闯进了残林?”

        

“不是人。”孤独缺紧握着缺刀,不像是忧惧,倒像是遇到对方一般的兴奋:“之前我正坐在入口处喝酒,突然闻到一阵清淡的梅香从远处飘来,然后一个气息十分怪异的剑客就要闯进来。我和申屠东流同那剑客过了几招,一时疏忽就让那剑客溜进来,就过来看看情况。”

        

“哦,这样啊。”茝兰笑了笑,解释道:“没事的,他是阿风的朋友,察觉到阿风出事了,就特地过来看看。不过大叔你的筋脉还没有完全恢复,这么贸然出手可不是什么好事,正好我为阿风煮了药,待会就喝了吧。”

        

“……”孤独缺默默将缺刀收起,又是一副不正经的模样:“小姑娘可不能乱说话,我哪里有动手,刚才定是你听错了……”

        

“年轻人还是乖乖听话才是。”茝兰露出友好的微笑,配上那张萝莉脸倒是有几分人畜无害的样子,如果身后没有几根蠢蠢欲动的树藤的话。

        

“……”孤独缺立刻当做刚才什么也没说,然后在茝兰亲切友好的笑容下,跑去看那位剑客是什么来头了。

        

没有机会活动活动的树藤往茝兰身上蹭了蹭,求安慰。

        

茝兰抬手摸了摸,抬眼看向不远处丹香缭绕的林子,目露欣赏神色:“现在的年轻人真是一代比一代优秀了,只可惜了,命有一劫。就是不知道到时候愿意能够出手化解的人,又是谁了……”

        

又一阵丹风拂过,将原本就低弱的话语遮盖了过去。

        

待茝兰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药重新进来时,绿衣剑客正抱着那盆菖蒲,十分乖巧的站在角落,孤独缺站在旁边不知说着什么,得到的只是摇头这个回应。

        

此时慕少艾正坐在床边为风愁别把脉,眉头一时松开又皱起的,显然是碰到了难解的问题,残林之主站在一旁侯着,温和的眉眼让人不由心静了几分。

        

“客人,怎么样了?”茝兰将药碗随手塞给了孤独缺,拿着药碗不好说话,孤独缺也就暂时安静下来了。

        

慕少艾见是茝兰问话,眉头松了些,一边拿起腰间的烟管一边说道:“因为风大夫体内的龙气护主加上茝兰姑娘的治疗,暂时没有了性命之忧,只是终究伤到了心脉,导致风大夫只能在床上休息一段时间了。”

        

说话间,目光微微瞄了下对方的神情,依旧是带笑的面容,看不出其他来。

        

“小姑娘,你居然还有这一手啊。”慕少艾话外的意思在场的人都明白了,残林之主倒是已经感受过几次,只是笑了笑没说什么,孤独缺就不一样了,立刻凑过来说道:“那要不小姑娘你顺手帮我把筋脉那些都接好算了,明天我也好去拦住羽仔,把他给带回来。”

        

茝兰看了他一眼,皱了下眉,说道:“如果我没接过的话,大叔你现在应该在轮椅上,而不是地上。”孤独缺不禁一愣。

        

“而且阿风说过他们的身上被人下了东西,大叔你确定你出现在对方面前的时候,不会被当成敌人给杀掉吗?”

        

直接而不客气,孤独缺一时有些哑然,抓着药碗的手紧了紧,有些烦躁的抓了抓头发:“话说人都救回来了,干嘛还要留个人头在那儿,导致我现在在羽人眼里都是个死人了。”

        

“也许,是担心会被人找到这里来吧。”茝兰自然听出了话中的迁怒,不过她并不在意这些:“毕竟大叔你也说过对方是肖狗,要是不留下点东西迷惑一番的话,可能会闻着血腥味找上残林来的哦~”

        

孤独缺&慕少艾:……这小姑娘说话这么毒的吗?

        

残林之主看了看呆滞的两人,觉得气氛有些怪异,出声缓和道:“茝兰话中所提到的[东西],可是知道了是何物造成的如此局面?”

        

茝兰笑着点头,随即眨了眨眼睛,还卖了个关子:“想要知道是什么东西很简单的啊,直接拿出来就行了。”

        

说话间,人已走到了床前,示意慕少艾先起身让一下后,眸底流光划过,手中聚力,一掌拍向了风愁别的胸口处。

        

“唔咳!”

        

猛然咳血,茝兰掏出一块干净的手帕,迅速按在了半张的嘴上,包住接到的东西后拿开,整个过程干净利落,残林之主只来得及抓住了对方的手腕。

        

“喏,就是这个。”茝兰知道残林之主的担心,安抚的笑了笑,待对方歉然放开后,将手帕慢慢打开。

        

只见在一片血水中,躺卧着一只大约有食指那么长,略有些肥大而整体隐隐泛黑的虫子模样的东西。因为突然离开了适合自己活动的地方,有些不适应的蠕动着,身上还隐隐现出了一些倒刺。

        

看到竟是这样的一个东西在两人的体内,孤独不免有些恶心,立刻离得远远的,嚷嚷着:“这是什么鬼东西?!这么大只,怎么进到人体内的?”

        

茝兰随即看向了慕少艾,猜测道:“我听我的一个朋友说过,以虫子或者动物来控制人的,统称为[蛊],这个应该属于[蛊]之类的东西吧。”

        

慕少艾点头,脸色有些凝重:“这是[屍蛊],可以使活人精神错乱,放大心中不愿揭起的过往,若是死人,则会成为操控的对象,成为傀儡一般的活死人。”

        

话毕,眼中已现杀意,咬牙冷冷道:“这种[屍蛊]不发作的时候就是无害的,不容易查探出来,加上它会自动栖息在心脏处,若是强行拿出就会拼命地噬咬着心脏,最后来个同归于尽……醒恶者!若是想报仇尽管冲吾来就是,向无关联的人下手,令人不齿!”

        

茝兰合上手帕,递了过去,闻言安慰了句:“不生气啊,毕竟坏人要是光明正大了,不就有反水的机会了吗?”

        

慕少艾:……这小姑娘今天说话怎么都这么有毒呢……

        

不过心情确实好了点,想到自己还有丹药要继续炼,将茝兰递过来的帕子收好,道了谢后留下了一些药方,就匆匆忙忙的往极寒之地而去了。

        

茝兰这时才注意到风愁别上半身还是赤裸的,拍了下额头,扯过一旁的被子盖好。然后接过孤独缺手里的药,认认真真的喂完之后,招呼绿衣剑客过来守着,然后就和两人一起出去了。

        

来到了听风亭处,时间已经将近凌晨了,周围都没什么人,安静得只有一两声虫鸣传来。

        

茶香飘然,碧色的茶水在同样翠玉的茶杯中轻晃,茝兰道谢后接过残林之主递来的茶水,轻啜了一口,微苦的茶水让心情稍稍放松了一些,不禁向后靠坐了些,神色舒缓。

        

虽然治愈术没有被封,但这个世界规则的压制还是存在的,忙活了这么久,她一时也有些吃不消,幸好还是成功修复了伤口。

        

“之前将孤独缺救出来的人,就是茝兰你吧。”

        

“对,林主应该早就猜到了吧。”被拆穿的茝兰没有反驳什么,又喝了口茶水,微笑答道:“毕竟之前拿头发的时候,我说过会消除大叔身上的血光之灾。”

        

“可有受伤?”

        

摇头。

        

“嗯?”

        

“受了点刀伤,不过没什么大碍,已经好的差不多了。”茝兰乖巧答道,残林之主想到之前看到的那道入骨伤口,有些不放心:“需要什么茝兰直说便是,受伤这种事情拖不得。”

        

茝兰用力点头,一脸真诚的表示自己这次没有隐瞒伤势,残林之主这才放过了这个话题。

        

一旁感觉自己有些多余的孤独缺:“……不对啊,林主既然已经知道了是小姑娘你救的人,那天晚上你还威胁我保密做什么,不是多此一举吗?”

        

茝兰微笑看着他,目光再现慈爱神色,孤独缺顿觉背后一冷,立刻明白了对方让他保密的从来都不是救人的身份,而是救人的方法,瞬间不再继续。

        

“风少侠遭此无妄之灾,还请茝兰你不要迁怒于羽人,他也是……”残林之主看得出茝兰对自己朋友的在乎,如今已是乱成一团,只希望羽人非獍身上所承受的愤怒能少一些。

        

茝兰摇头,答道:“我不会迁怒的,我答应过阿风了,阿风都不愿追究了,我再追究就显得多余了。不过另一个差点没了的新郎官就不一样了,我看得出来,这件事情无法善了了。”

        

残林之主想起了那位好友的性格,面上不禁露出了些许无奈,孤独缺一拍桌子,毫不畏惧道:“徒弟的过错让师父来担着!反正我也是苟活着了,一条命而已,大不了就赔那新郎官了!”

        

茝兰一脸奇怪道:“那新郎官又死不了,你这么急着把命赔给人家做什么?而且大叔你还答应给林主一个交代呢,十天都还没到,你可不能食言了。”

        

“我记着的。”孤独缺有些无语,他看着就这么像是言而无信的人吗……好吧,确实也是了。

        

等等!

        

“小姑娘,你有办法?”

        

“我没有啊,那龙气是阿风留下吊着气的,只能由阿风来动作,别人乱动的话那口气可能真的要没了。”茝兰摊了摊手表示自己也没有办法,孤独缺脸上的喜意瞬间就没有了,想到那昏迷不醒的人,觉得希望有些渺茫。

        

茝兰微微眯起双眼,语带警告:“大叔,劝你还是往好的方面去想,毕竟不是谁都想被人怀疑可能醒不过来的。”

        

“我哉了。”想都不能想啊……

        

“话说小姑娘你和那个少年人之间是什么关系啊,不但把自己的住处给让了出来,还亲自擦洗血迹和煮药……”想当初他被救的时候,可是被直接丢在了残林外,一点都没有尊老的样子。孤独缺暗自腹诽着。

        

“朋友啊,不然还能是什么。”茝兰一脸的理所应当,见孤独缺透露出满满的不相信也不在意,看了看天色,打了个哈欠道:“大叔你还有什么问题就问吧,问完了我就去守着阿风了,他没醒我有点不放心。”

        

“呃,明天再问吧,小姑娘还是早点休息才是,睡晚了可是会长不高的。”孤独缺也没指望能问出些什么,见小姑娘一副昏昏欲睡的模样,忍不住就逗弄了一下。

        

“唔?”茝兰揉了揉眼睛,一层水雾浮起,好奇的看向残林之主:“林主,睡晚了真的会长不高?”

        

残林之主含笑点头,茝兰看了看孤独缺的身高,恍然道:“原来大叔你就是这样才长不高的啊!”

        

“喂喂喂!我哪里矮了,明明很高的好不好,小姑娘你可不要乱说啊!”

        

茝兰没有理会,打着哈欠和残林之主道了别,转身向自己的住处走去。

        

等进了房间里后,茝兰一改之前的困倦,目光清明的看着老老实实守在床边的绿衣剑客,眉眼微弯:“能帮个忙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