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四章 打赌警告

        

茝兰出来煎药的时候,孤独缺正拿着一壶酒,搁着她面前晃悠,时不时打量上一眼,还一副不敢置信的表情。

        

“年轻人,有事就问吧,光看着是得不到答案的。”周围没有别人,茝兰将折扇收了起来,目光和蔼笑道。

        

每次看到对方这样的眼神,孤独缺就感觉背后一冷,虽然知道对方没有恶意,但就是有些不受控制。所幸他回神得快,继续打量着面前看似普通的小姑娘,疑惑道:“你今天早上那一下,真的是不会武功?”

        

封千机的能力比不上他,不过也不会太弱,能被一个小姑娘压着打,虽然有些难以置信,但也是亲眼目睹的事实。

        

“不会。”茝兰摇了摇头,见对方一脸的不相信,又十分诚实的加了一句:“但我会打架,相信年轻人你是能够看出来的。”

        

孤独缺点了点头,他看得出对方没有动用一丝的内力,动手间不像是有门派教导的,更像是自学成才,就像是民间小混混打架那样。不过对方下手很有技巧,招招都往脆弱处打,看似没用多少的力气,不过那种酸爽的滋味……

        

“我有些庆幸,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没有把小姑娘你给得罪干净了。”不然等待他的,就是封千机的那种待遇了。

        

却不想对方闻言愣了下,眼神有些茫然:“年轻人你有得罪过我吗?什么时候?我记得你没说过阿风的坏话啊。”

        

……

        

敢情这小姑娘心里在乎的只是朋友,别人怎么说她倒没怎么往心里去,这样的性格还真是……莫名赚得了自己的几分好感。

        

孤独缺看着茝兰的目光多了那么几分欣赏,晃了晃手中的酒,说道:“小姑娘愿意陪我喝上几杯吗?” 记住网址m.lqzw.la

        

“我先去给阿风喂药,大叔去听风亭那里等我就可以了。”

        

“好。”

        

茝兰来到房间里喂了药,又顺手浇了水,握着风愁别的手与他沟通时,听到了对方提起了一个人的名字。

        

“要让那孩子出手帮忙?”茝兰有些不确定,得到准确的回答后,便点头应下了:“听你说那孩子和药师是朋友的关系,让他出手帮忙倒也合适,那孩子也知道该怎么做。”

        

随即向菖蒲讨了玉佩过来,又抽出一丝熟悉的气息后就还了回去,将事情简单的写了一下,看着那缕气息化作粉蝶离开。

        

茝兰伸手摸了摸菖蒲翠绿的叶子,思量了一下,忽然想到一个问题。

        

“只是,那孩子会不会迷路啊?”

        

风愁别:……不要问我,问了就立flag。

        

不过问题归问题,茝兰对口中的那个人还是有些信心的,同风愁别又聊了几句后,就起身出去了。

        

听风亭处,孤独缺已经备好酒等着了,旁边还有残林之主坐着沏茶,温和的眉眼微皱,不自觉染上了些许愁绪。

        

茝兰走过去挨着残林之主坐下,乖巧的接过递过来的茶杯,轻抿了一口,问道:“林主,怎么了?”

        

残林之主见茝兰担心的模样,不由抬手抚过对方的发顶,将愁绪暂且隐下,摇头询问:“吾没事,倒是茝兰今早与人打斗的时候,可有伤到哪里吗?”

        

茝兰摇了摇头,一脸自信的笑了笑:“林主你放心,如果没有必要的话,我是不会让自己受伤的,我还是很厉害的。”

        

残林之主不禁一下,点头附和:“确实,之前是吾小看茝兰你了,只是今天早上的事情……吾希望你能够不要放在心上,他们也是一时气急了,才会如此口不择言的。”

        

说到后面,残林之主已是放缓了语气,孤独缺看了看茝兰,有些期待她会怎么回答。

        

茝兰倒没什么抓着不放的想法,毕竟风愁别已经安抚过她了,于是微微一笑,抬手为残林之主倒了杯茶:“我会生气,是因为他们冒犯了我的朋友,也冒犯了林主。要是他们愿意同林主道歉的话,林主也接受了的话,不放在心上也无妨。只是,可能吗?”

        

残林之主没想到对方也是在为他打抱不平,心里一暖,却是摇头答道:“吾其实并不介意,也明白茝兰你的愤怒是理所应当的,却不希望你因此惹上了麻烦。”

        

“林主果然是个好人。”茝兰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然后在心里将鬼梁兵府的人拉进了黑名单,随即面色一正:“可是林主,你有没有觉得很奇怪,要知道龙气这种东西既然能够被人视为宝物,便不会随随便便就消散了,这一点只要有些阅历的人都会明白。但龙气出了问题,对方第一个想到的不是去追查问题的原因,而是将怒火转移到了别人身上,会不会太突兀了?”

        

“这……”残林之主不由一怔,孤独缺露出了恍然的神色,皱眉问道:“听小姑娘你的意思,这场针对羽仔的追杀,是有意进行的?”

        

茝兰看了看残林之主挣扎的神色,心里一叹,面上笑得若无其事:“这只是我的猜测而已,林主和大叔听听就好,不用太在意。”果然,不能太直接了,得慢慢来才行。

        

孤独缺一脸不信,却见到残林之主松了口气的模样,稍稍思考就能明白了,不由赞赏的看了茝兰一眼。

        

“聊得差不多了,开始喝酒吧。”孤独缺拿了两个酒碗出来,都倒得满满的,推过去的时候还洒了些出来:“不过光喝酒就没什么意思了,小姑娘,要不要打个赌啊?”

        

“赌什么?”茝兰闻了闻酒水的味道,浓烈的酒气扑面而来,让她的脸不由红润了几分。

        

“就赌谁能喝到最后,如果我赢了,你就把我的筋脉彻底接好,并且同意我去支援羽仔。如果我输了,就老老实实的退隐,不再重出江湖。怎么样?”

        

茝兰笑了笑,指尖在碗的边缘打转,却是说道:“那么我给大叔你一个建议,如果大叔你输了,两个条件合成一个怎么样?”

        

“如果我赢了呢?”这赌约,让他有些心动啊。

        

茝兰眯眼看了看他,神情惬意,自信笑道:“很可惜,没有这个可能。”

        

“哟,小姑娘话可不能说得太满啊。”孤独缺被勾出了几分好胜心,不过想到茝兰那些异于常人的手段,不禁谨慎了一些:“不过先说好了,只许喝酒,不许弄其他的。”

        

“放心吧大叔,毕竟我没有内力可以使用。”茝兰一边保证了自己不会做手脚,一边也隐隐带着几分暗示,希望对方也不会做手脚。

        

孤独缺这下放心了,与茝兰简单的碰了下酒碗后,两人就开始喝了起来。

        

因为酒味有些呛人,茝兰喝得并不算快,不过每次都能把里面的酒水喝得一干二净。

        

开始的时候残林之主还担心茝兰会受不了,甚至在旁边准备了茶水,想让对方解解酒意。不过到后面的时候,发现茝兰除了面色愈发红润之外,双眼还是明亮的,根本不像是要喝醉的样子,也稍稍放下心来。

        

“嗝……小姑娘,你怎么……嗝!还这么精神啊?”孤独缺自认千杯不醉,但他都喝得天旋地转打起酒嗝来了,那小姑娘还是一点醉意都没有,看样子甚至一直喝下去都没问题。

        

“我说了,没有这个可能,大叔要认输吗?”

        

“不、不认!继续喝!”

        

虽然输了的条件对他有利无害,但在喝酒上被一个小姑娘给打败了之类的,他孤独缺的自尊心不会允许的。

        

于是又喝了几坛下去,等脚边已经没有行动的空间后,孤独缺将头往桌上一趴,鼾声一起,直接就睡了过去。

        

茝兰将手中剩下的酒水喝完,接过残林之主递过来的茶水,将嘴里浓烈的酒味冲去一些后,开口问道:“林主,你身上有银针吗?”

        

残林之主会些医术,身上也会带些必要的伤药,银针自然是有的。

        

茝兰接过后就往手指上抹了一下,随即便将银针一根根刺入孤独缺的穴位之中,她的表情很平静,落针的速度和力度都掌控得很好,几乎每一针都是迅速且稳定落在了准确的位置。

        

学过医都看得出来,茝兰的手法很专业,也很熟练,而且医术并不低,不然也不会在没有别人帮助的情况下去将受损严重的筋脉接起来,这需要一定的实力与信心。

        

最后一根银针落下,食指已经在银针的摩擦下弄得有些血肉模糊了,秉承着不浪费的原则,茝兰顺手用血顺手弄了个护命法诀丢了过去。

        

不过这个只能保人不死,缺胳膊断腿什么的就没办法了,毕竟自然之力不愿意花力气护人周全。

        

做完这一切后,茝兰挥手将银针如数收回,还给残林之主的时候,把手指往对方面前一放,一脸无辜的看着他。

        

残林之主多少也看出来了,只要是茝兰自己弄出来的伤口,就会一直流血不止,放再好的伤药也没用,只有让他催动真气疗伤,才能迅速的愈合。

        

虽然奇怪,但见茝兰没有解释的打算,残林之主也贴心没有追问,只是将流血不止的手指轻轻握住,注入真气疗伤。

        

“孤独缺的筋脉被接好了?”伤口愈合,残林之主收回手,看着还在打鼾的孤独缺问道。

        

“对,不过是强行接好的,如果过度运功的话,就只能成为一个废人了。”茝兰有些累了,刚想抬手揉揉眼睛,天边就突然降下了一道惊雷,响彻云霄。

        

茝兰愣了一下,随后就明白了这是天道在警告她不要插手太多的事情,表情有些无奈,轻轻颔首答应了。

        

为了不被提前遣送回去,她还是老老实实度假,尽量不要动用自身的能力吧。

        

这道惊雷把正在睡觉的孤独缺给弄醒了,一睁眼就看到茝兰一脸无奈的看着天外,很是苦恼的模样,下意识就脱口而出了:“这道雷该不会是冲着小姑娘你来的吧?”

        

然后他就看到茝兰面上的无奈加深了,动了动身子,发现那些断掉的筋脉已经被人接好了,还有一股暖洋洋的力量在里面流动。

        

“不是吧,接个筋脉也会被天谴,没有解决的办法吗?”孤独缺不信命,但他在乎别人的命,尤其是一个帮了他大忙的小姑娘的命。

        

茝兰其实不在乎这个,只要插手的地方不是很多,天道还是很好说话的。她无奈的是这个世界的人怎么一个比一个聪明,怪不得殇一副很头疼的样子,想要隐瞒过去确实很困难。

        

听到对方的问题,又看到残林之主一脸担心的样子,茝兰嘴角勾起了一个阳光的弧度,很理所当然的说了一句:“有啊,把大叔你的筋脉重新弄断就可以了哦~”

        

孤独缺表情瞬间变得很纠结,不过混沌的大脑还是捕捉到了小姑娘特意上扬的尾音,意识到是开玩笑的一句话后,忍不住抱怨道:“小姑娘,你这样是嫁不出去的。”

        

“不是还有林主吗?”

        

两人的表情一僵。

        

“相信林主一定不介意让我再多待几天的,足够找到一个不嫌弃我不会做饭的人,而且我还小呢,大叔才应该担心这些。对吧?林主。”

        

残林之主点了点头,明显是松了口气。

        

已经不小了的孤独缺:“……”

        

诡异的沉默之后,继续捧着碗喝酒,不想再说话了。

        

这小姑娘,简直有毒。